安徽动物“撒泼”案:超九成是宠物狗“闹事”
更新时间: 2018-12-20

今年7月14日,小陈(化名)跟友人在巢湖市一家网咖上网。晚上9点左右,小陈准备和友人分开网咖。离开前,她摸了摸网管豢养的一只宠物狗,没想到狗向自己扑了过来,把本人咬伤了。

网吧内逗狗被咬伤女子自担两成任务

【案例1】

事后,小陈先后五次到医院接受狂犬疫苗跟免疫球蛋白注射治疗,被诊断为三级犬咬伤,花费医疗费2189 元。因与网咖协商抵偿未果,小陈将网咖及宠物狗的主人夏某都告上了法庭,索赔包括医疗费、营养费、误工费等在内共计13481元。

新闻有句行话:“狗咬人不算消息”,可当初“狗咬人”却频频登上媒体头条。当饲养动物伤人事件浮现后,喂养人或管理人会承担何种法律责任?昨天,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统计了今年以来,安徽波及“饲养动物损害责任纠纷”公开的裁决书共28 份,其中狗“闹事”占93%,绝大多数宠物伤人主要是疏于管理或放任不管。

巢湖市法院审理以为,小陈在事发前存在用手抚摩狗的行为,其作为完全民事行动才干人,应当预见其抚摸举动可能会产生的不利结果,故小陈对其自身侵害也负有一定的过错。被告夏某与被告网咖之间并无对狗的托管协议,故网咖并非事发时狗的治理人,但网咖作为娱乐场合的组织者,在其经营场所内发生本起事变,其在未举证证明其尽到保险保障义务的情况下,理当就小陈的损害承当相应的补充义务。

庭审时,网咖合伙人辩称是因为小陈自己摸狗,并捏狗的嘴巴,当时网咖的工作人员劝阻过,但小陈不听,网咖视频中可能看见狗扑向了小陈,但狗并不将小陈咬伤,事发当时店员还询问小陈,小陈称没事,大略过了40分钟,小陈又来店里说被狗咬伤了。所以,网咖认为小陈并非在自己店内被狗咬伤。小陈否定自己摸了狗,但当时不店员劝阻自己。